• 首页
  • 手机找法网
您的位置:找法网 > 济南律师 > 历下区律师 > 邹维高律师> 亲办案例
律师信息
  • 姓名 : 邹维高
  • 职务 : 主办律师
  • 手机 : 186 0531 7173
  • 证号 : 13701200710231886
  • 机构 : 山东圣义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 : 济南市历下区经十东路鲁商国奥城4号楼42层
找法网微信公众号

微信扫一扫关注【找法网】

17岁智障女百余天内遭三度跨省拐卖
作者:邹维高来源:找法网日期:2010年12月31日

17岁的智障女甄筝(化名),出生在一个极其不幸的农村家庭:父亲智力低下,生活不能自理;母亲同样是智障人士,几年前离家杳无音讯;唯一能够相依为命的婆婆,更是到了风烛残年……

  然而,4个月前的一天,她的苦命人生再起波澜:两个不法分子将她拐走,短短百余天时间,从重庆到贵州,再从福建到江西,甄筝竟然三度被拐卖……

  威逼利诱 “政法干警”拐走她

  她嘴很甜,爱笑,嘴角时常浮现两个酒窝……

  17岁的甄筝,家住江津区支坪街道津坪村,家境贫寒。虽然智力有所缺陷,但她生活尚能自理。

  甄筝的嘴很甜,逢人便喊“叔叔好”、“孃孃好”;因为爱笑,嘴角时常浮现两个酒窝,甚是惹人喜爱。不过,一脸黝黑的皮肤,加上一头短短的“刘海”以及不过1.45米的身高,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个假小子———因此,村里人更爱昵称她为“小不点”,“如果她不说话,没人知道她脑袋有问题。”

  然而,今年8月22日,“小不点”在幺婶马琼家里作客时,被两名自称是“政法干警”的陌生中年男子带走———幺婶马琼回忆,当时,两名“政法干警”进屋后,严肃地质问甄筝:为何又踩踏损毁了别人的稻田和玉米地?他们要将甄筝带走调查并向受害农户赔不是。

  马幺婶表示,虽然对方没有出示证件或文书,但态度严厉似乎煞有介事,而且甄筝的确不时会“闯祸”;因此,她也没在意,便信以为真,任由两名陌生男人将侄女甄筝从自己眼皮下带走———“当时是我太天真了,没想到竟然有畜生会向我这个苦命的智障侄女下手。”

  直到天黑,甄筝也没回到家里;幺婶马琼和丈夫甄柯林寻遍整个村庄,也没发现侄女身影,只是听人说:“中午就看见有两人骑起摩托,带着小不点出村了。”

  次日一早,幺爸甄柯林夫妇便带着智障的哥哥甄柯永(甄筝之父),向当地支坪派出所报案:甄筝被人拐骗了。

  拐卖无果 禽兽骗子强暴她

  她曾拼死反抗,在对方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红的齿痕……

  拐骗甄筝的人是谁?他们又会带着甄筝去哪里?江津警方还原了事情经过。

  当日中午,摩托车快速逃离支坪,来到江津贾市;停车后,两名男子弃车于路边,带着黑衣“小不点”,迅速蹿上一辆驶往綦江县的定线车;到了綦江,他们的脚步依然没有停留,而是再度转驾一辆摩托车,趁着夜色沿老省道,驶往贵州遵义、桐梓方向……不错,他们3人,正是假冒政法干警的两名人贩子和被拐骗的甄筝———其中,一人是来自江津贾市的梁勇,另一人则是来自贵州的周强;此前,他们已将摩托车开回梁家停好,并转车取道綦江潜逃。

  他们此行的目的,是要将17岁的甄筝卖给别人当媳妇,试图挣个好价钱———事后经查,落网嫌犯梁勇是个老手,曾因拐卖人口被判刑。

  然而,此次“出手”,梁勇二人并没有提前联系好“下家”;辗转桐梓、遵义和贵阳3天,都没能找到愿意“娶媳妇”的有钱光棍。

  8月26日,梁、周二人只能带着甄筝从贵州返回重庆,途中,气急败坏的他们把恶气撒在甄筝身上———当晚,在一家路边旅社,两人强暴了甄筝——— 一路上有吃有喝、还以为是外出旅游的甄筝,本能地反抗了二人兽行,无奈力所不及,只能在自己脸上流下屈辱的泪水,在对方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红的齿痕……

  辗转福建 两万多元卖了她

  她举目无亲留在异乡,想逃离却两眼迷茫……

  就在甄筝受辱的第二天,返渝途中的梁、周二人,意外接到“线人”电话: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的邱大姐,愿意“接货”。

  邱大姐虽为连城县农村妇女,但从事人口拐卖“中转工作”已不下10年;她手机中的人贩和线人电话,遍布全国不下百个,其手机每天拨出的通话记录,平均都在200个电话左右,一半以上用于联系“业务”。

  深知邱大姐“名号”,两人马不停蹄,直接从綦江改乘火车奔赴福建。果然,交易成功———9月初,双方见面后,邱大姐直接将3人带往乡下一农家;对方以24900元的价格,买走了甄筝。

  梁、周二人分赃后,随即分道扬镳各自回乡,只留下苦命的甄筝举目无亲地留在异乡,想逃离却两眼迷茫……

  发现智障 “买主”再次卖她

  苦命的她,难道就这样沦为别人传宗接代的牺牲品吗?

  然而,“买主”娶的是媳妇、过的是日子,不料,如今面对的却是一个智障女,“不利于传宗接代”。于是,对方坚决要求邱大姐退货———

  原来,买主当初购买甄筝时,一来偷偷摸摸担忧暴露,仓促交易没来得及细探;二则因为甄筝自从被强暴后,一直情绪低沉不爱说话,买主没能及时发觉,以为只是女方还不太情愿而已。直到相处两三天后,买主终于“醒悟”,大喊吃亏。

  于是,手捧炭圆的邱大姐,只能回电联系梁、周二人;不料,对方双双早已更换了手机号码。

  不忍生意砸锅、自己贴钱,于是,邱大姐开始了“转手生意”。终于,在10月份,邱大姐靠自己的人脉关系,在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找到下家,将甄筝以32000元的“净价”(不包括礼金、线人提成等;否则总计近5万元),卖给当地又一农户———此次负责江西当地“中介”的,竟是一年过七旬的退休村支书。退休村支书事后称,他当时只认为是帮人解决困难、做好事收点感谢费。

  算上在贵州拐卖无果,这一次,甄筝是第三度被拐卖———苦命的她,难道就这样沦为别人传宗接代的牺牲品吗?

  嫌犯卖受害人手机 暴露跨省犯罪团伙

  身处江西的甄筝正绝望时,一周前的一天,她见到了家乡来的警察……

  昨日中午,民警护送甄筝回到老家。此时,她的爸爸、幺爸和幺婶早早赶到村口外的田坎上,与甄筝相拥而泣。身患白内障的婆婆,还摘下一筐橘柑递给江津区公安分局支坪派出所教导员陈加中:“恩人,我们家穷,只有亲手栽种的橘柑,供你们解解渴,才能表达我们的心意———不过,过年时,一定来我们家吃碗刨猪汤。”

  那么,警方到底是怎样解救甄筝的呢?

  幺婶曾被当成“内鬼”

  智障女甄筝被拐后,最着急的,不是她的智障父亲,而是眼睁睁看着侄女被拐走的幺婶马琼———由于她是“二婚”,从外地嫁到甄家不久,便草率地放走了侄女和骗子,因此,当地村民一度怀疑她就是“内鬼”,是人贩子的同伙。

  “弄丢了侄女,我有责任。挨丈夫的耳光,挨婆婆的责骂,我都能忍。但说我是人贩子的同伙———这个冤屈,我受不了,我的丈夫也受不了!”马琼红着眼圈,回忆起当初的日日夜夜:那段时间,白天,她和丈夫四处寻找侄女,任由庄稼倒在田里;晚上,她还要赶往派出所,打听办案消息,“哪怕是晚上睡觉,也会梦见侄女和婆婆面对面地在哭。”

  与此同时,自从接到甄家报案后,江津区公安局高度重视,成立专案组,局长刘新跃挂帅督办此案。

  办案初期,警方大量走访摸排,但收效甚微。因为当初马琼被“政法干警”的身份震住了,几乎没敢多留意对方;有邻居看见摩托车离开,却没有记下车牌号码……

  受害人手机成线索

  不过,江津警方并没有放弃侦查———9月底,第一条重要线索终于出现:甄筝随身携带的手机,在沉寂多日后第一次出现了开机使用信号,而且转瞬即逝,但使用范围就在江津区贾市镇。

  随即,专案组民警经过技术手段,找到手机使用者———对方并非甄筝,而是贾市镇居民梁某。梁某表示,该手机是堂弟梁勇以200元的低价卖给自己的,当时开机操作只为查验还能否使用。

  随后,民警一边稳住梁某,并对其堂弟梁勇迅即展开调查。经查,梁勇有拐卖前科,并被判刑,民警遂将其锁定为重大嫌疑目标,并以此为中心扩大了走访调查范围,逐一掌握了其与同伙驾车逃离、取道綦江、辗转贵州、入住路边旅社等第一手材料。

  10月4日,民警抓捕了梁勇。在证据面前,梁勇终于承认了自己伙同贵州人贩子、拐骗智障女甄筝(此前他来支坪玩耍时听说了甄家智障女,遂将其锁定为目标)赴贵州和福建、途中将其强暴、最终分赃24900元的犯罪事实。此外,他交代,拐卖途中,为贪图便宜且防止甄筝“醒悟”后报警,他一直将甄筝的手机关机并藏在自己身上,而后带回重庆卖给堂兄,不想因此暴露了目标。

  随后,江津警方顺藤摸瓜,由派出所教导员陈加中带队分赴福建,并转战江西,终于昨晨将甄筝解救回渝,并将邱大姐等另外3名嫌疑人捉拿归案、押解回渝(涉案金额8000多元的退休村支书,因年事已高和患病,未被押解回渝)。

 
来源: 正义网-重庆晚报

以上内容由邹维高律师提供,若您案情紧急,找法网建议您致电邹维高律师咨询。

邹维高律师
邹维高律师
服务地区:山东-济南
专业领域:刑事辩护,婚姻家庭,婚姻家庭,破产清算,债务债权,劳动纠纷,交通事故,医疗事故,房产纠纷,知识产权
手机热线:186 0531 7173 (08:00-21:30)
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:在线咨询